广州市派康运动医学有限公司

广州市派康运动医学有限公司

EN
 

筋膜导向的普拉提训练

发布时间:2023-02-10 浏览量:1100


前言
普拉提运动系统是Joseph Pilates于1914年创建的,那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在英格兰战俘营任教,为帮助伤残卧床的患者,利用弹簧床的弹簧为囚犯们做出了他最早的康复设备。

现在的普拉提训练,是根据筋膜导向原则设立的,用于改善多种创伤患者的站立平衡、坐姿平衡和步态的近端控制服务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归来、截肢、外伤、创伤后焦虑,脑损伤和前庭功能障碍的患者。来自丹麦、以色列的士兵演示了他们的筋膜导向普拉提训练课程,根据肌筋膜经络组织通导。

在筋膜功能与机构的理解下重建普拉提概念
筋膜是运动/稳定等式中被忽视的元素。理解筋膜可塑性和反应性对于治疗效果的持续和根本性改变是非常重要的与筋膜导向的训练原则相一致的事,普拉提全身整体运动可能与最长的肌筋膜链相协调。通过筋膜功能和特性的研究形成的筋膜导向训练,既挑战了普拉提的肌肉训练,并且随着对肌筋膜经线之前深线的理解,又提供了与核心控制有关的内部单元重建。

腰髂稳定的概念和普拉提的肌肉平衡发展原则可以通过张拉整体的“张力”和“整体”来理解。普拉提教师必须依据张拉整体结构的观点来看待全身。为了发展整体连贯的运动程序,设计的联系强调建立神经--肌筋膜之间天衣无缝的网络,在功能运动支持下发展动作控制。

筋膜导向训练的近端起始原则与普拉已的核心原则相匹配。Joseph Pilates使用的术语是“动力室”,专指骨盆顶部与胸腔底部之间的力量带,负责核心或近端起始。

尽管腰髂的稳定与核心及腰部力量相关,它仍包含了所有附着在骨盆和脊柱的肌肉,通过核心控制四个外部单元的活动:前斜吊索系统,深纵向系统和横向支撑系统。所有的核心控制外部单元在几乎每个普拉提训练和功能性运动中都起着一定的作用。

结构平衡来增强筋膜导向的普拉提训练
筋膜导向的普拉提训练可与徒手治疗或者是结构平衡的筋膜放松整合在一起。如果一位从业者拥有这两项技巧,客户将很幸运地获得筋膜导向的运动控制的动作教育,同事还能通过筋膜放松使结构平衡。

更准确的说,训练筋膜是全身运动时所必需的,但也可能在促进动作高效的性能方面不够充分。身体作为一个张拉整体结构的体系,围绕所有轴线做收缩和回缩,并对损伤产生反应。

用触觉引导来强化筋膜导向的普拉提训练
在Joseph Pilates的影片中,它设计的触觉导引模式展示了强烈的接触,有时是强力把客户推到某个位置。筋膜导向的训练通过浅筋膜成分的切力、滑力和张力来强化精细感知。这个得益于对浅筋膜层比深筋膜层有更密集的机械感受性神经末梢的发现。

尽管这种精细感知是运动带来的,但是把这一发现运用到筋膜导向普拉提触觉的塑造上也很有道理。浅筋膜中精确的向量,可以利用肌筋膜的连续性传导骨性标志或器官,使之有一个清晰的方向。要明智而审慎地使用触觉引导,告知或顾里而不是强迫或压制。在筋膜导向的普拉提训练中,客户是主动的,他有塑造动作的责任,而不是一个教师动作的被动接受者。

筋膜导向的普拉提训练是快速发展的新领域
筋膜导向的普拉提训练的国际化仅开始于2001年。筋膜导向的训练能引导普拉提设计中的所有元素,包括将所有动作平面的活动、运动排序、节奏、持续时间、频率、阻力选择、口头提示、触觉提示应用于过度活动征和由于年龄、外科手术,床上或者脑外伤引起的筋膜粘练患者的运动选择中。

在全世界的普拉提工作室中,普拉提教师们的进行国际性协作,不断完善筋膜导向训练。在运动试验室中,普拉提教师致力于跨学科咨询和合作以促进客户的正常功能恢复、使日常生活中的动作优雅,并提升他们的运动成绩。

文章部分内容来源于《运动筋膜学》及网络



新闻推荐

news 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