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派康运动医学有限公司

广州市派康运动医学有限公司

EN
 

月经与治疗:科学管理疼痛问题【女性健康】

发布时间:2024-03-22 浏览量:1536








一、月经与疼痛













痛经是女性在月经期间出现严重的下腹痛。疼痛通常具有痉挛性质,并可能放射到大腿或脊柱下部。下腹痛可伴有呕吐、头痛、背痛、腹泻、乏力等。





*痛经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

-原发性痛经的特征是临床检查中,子宫过度病理性收缩导致小盆腔内病变,但未触及。

-继发性痛经由较小盆腔的获得性病变引起,包括子宫内膜异位症、慢性盆腔炎症、子宫肌瘤、宫颈狭窄以及生殖器官的解剖学和功能异常。


原发性痛经通常发生在月经初潮后一两年。月经痛在月经出血发生前几个小时或发生时开始,持续 2-3 天。月经前24-36小时疼痛最强烈。根据WHO的数据,多达94%的10-20岁年轻女孩和8.8%的19-41岁女性患有月经痛



二、月经周期的过程













**月经周期可分为几个阶段:

-月经周期的前半部分:“月经期(约1-7天)”“卵泡期(约8-14天)”。在此期间雌激素浓度增加。

-在周期的后半段:“黄体期/分泌期(14-28)”,黄体酮分泌达到峰值。如果没有受精,在月经出血开始前约3天,黄体酮水平降低。女性的月经周期持续22-35日,平均为28日±7天。


月经的开始与类固醇激素、孕酮和雌二醇水平的下降有关。当卵细胞未受精时,负责产生黄体酮的黄体消失,激素水平下降。较低水平的孕酮会导致溶酶体中酸性磷酸酶和水解酶释放到细胞质中。这些酶消化细胞,从而释放前列腺素

孕酮的减少也会引起炎症反应,导致子宫内膜脱落和月经出血。黄体酮浓度下降后的机制是内分泌、血管和免疫系统之间的复杂反应。



三、痛经的发病机制














众所周知,月经周期取决于卵巢激素浓度的周期性变化,因此也取决于前列腺素水平和子宫收缩活性的周期性变化


研究人员先后证明前列腺素过量与痛经的关系,前列腺素会导致供应子宫的血管变窄,子宫收缩活动异常,从而导致缺血、子宫缺氧和神经末梢敏感性增加。

除了体内发生的荷尔蒙变化外,其他因素,包括饮食、月经初潮年龄过早、压力、月经期长度和严重程度以及经前综合征(PMS)的发生都可能导致痛经的发病机制。


除此之外,重要的是,研究者提出:月经可以被视为炎症事件,因为在月经期间观察到白细胞侵袭和随后炎症介质的产生。



四、经痛的药物治疗方案
















非甾体抗炎药 (NSAID)

非甾体抗炎药 (NSAID) 是痛经的一线治疗方法。1969年,非甾体抗炎药的开发开启了疼痛管理的新时代,而非处方抗炎药的上市为女性提供了减轻月经疼痛的前景。

非甾体抗炎药通过抑制环加氧酶(COX)起作用,COX是负责合成前列腺素的酶。研究表明,前列腺素的产生减少会降低子宫收缩的强度,从而缓解女性的不适。迄今为止,已发现COX-1和COX-2两种形式。

布洛芬、萘普生、双氯芬酸钾和甲氯芬酸等传统非甾体抗炎药抑制COX-1和COX-2活性,是非选择性抑制剂。

研究表明,NSAID治疗在月经开始前1-2日开始是最有效的。NSAIDs在痛经女性中比安慰剂更有效,并且它们更容易引起不良反应。据估计,NSAID治疗的失败率为20%-25%


非甾体抗炎药是弱酸,因此会引起胃粘膜损伤,引起胃糜烂、溃疡以及消化道出血。迄今为止的研究表明,女性患者在服用NSAID时,刚开始就会出现恶心、消化不良、头痛、头晕、嗜睡或口干。此外,非甾体抗炎药可对肾脏、肝脏和循环系统产生负面影响,增加血栓栓塞并发症的风险。

然而,痛经仅持续2-3日,这降低了非甾体抗炎药引起不良反应的风险。

图片

激素避孕治疗

重要的是,对于非甾体抗炎药不能减少痛经的女性,可以给予至少25个月经周期的激素治疗。因此,治疗月经疼痛的第二种可能性在于使用激素避孕药,尤其是复方口服避孕药。

上述疗法结合了雌激素和孕激素。复方激素避孕药,包括口服避孕药、避孕环和贴剂,通过限制子宫内膜的生长起作用。子宫内膜产生前列腺素和白三烯,有助于痛经的发展。激素避孕药的作用还包括抑制排卵,从而抑制黄体酮的产生,这也减少了前列腺素和白三烯的合成。

目前正在使用较低剂量的激素避孕药,这降低了不良反应的风险,但这些剂量仍可能易患乳腺癌或静脉血栓形成。激素治疗可能是性活跃性痛经患者的一线治疗。

图片

钙通道阻滞剂

图片

钙通道阻滞剂是另一组与痛经治疗相关的药物。一般而言,钙通道阻滞剂主要用于治疗高血压。然而,通过降低血管平滑肌的收缩力,它们也会抑制子宫收缩。迄今为止的研究表明,给予20-40mg硝苯地平阻断钙通道特性可缓解女性经痛,但也与心动过速、潮热和头痛等不良反应有关。

图片

加压素和催产素受体

加压素和催产素受体的拮抗剂是治疗月经痛的下一组药物。血管加压素和催产素是刺激子宫肌层收缩的激素,也与原发性痛经有关。

研究表明,1-脱氨基-2-d-tyr(OEt)-4-Thr-8-Orn-催产素(Atosiban)以及口服SR49059可减少痛经女性的加压素诱发收缩。

Valentin等提出了相互矛盾的研究结果,他们没有证明与健康女性相比,痛经女性的血管加压素水平升高。与健康对照组相比,对痛经女性静脉给予阿托西班并未减轻月经疼痛和子宫收缩力。


盐酸纳洛酮在调节垂体后叶的加压素和催产素释放方面也具有重要作用。盐酸纳洛酮是阿片受体最知名的拮抗剂,能够特异性阻断加压素和催产素。其中67项研究纳入了30例被诊断为痛经的女性,在月经的第一天记录子宫的自发收缩活动67分钟。随后,静脉注射纳洛酮,并记录宫内压2小时。

痛经时宫内压的记录显示自发收缩活动增强,其特征是高频率和收缩幅度。静脉注射纳洛酮对限制子宫的收缩活动有积极作用。这些变化与女性原发性痛经患者月经疼痛减轻相关。




仅作学术分享,切勿随意服药

请在医嘱指导下选择使用相关药物



痛经的物理治疗













用于减轻痛经不适的其他方法是针灸、瑜伽、按摩以及物理治疗




手法治疗

一些研究者探讨了物理治疗的问题,以及在痛经中有效使用手法治疗的可能性。通过对附着在骨盆上的选定筋膜、肌肉进行等长后放松和触发点治疗,研究显示,痛经的年轻女性的月经疼痛有所减轻。手法治疗后,观察到每位女性的黄体酮水平降低。

其他作者还研究了结缔组织操作的有效性。将患者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这些组中的每一个都有健康的习惯和推荐的伸展运动。此外,在实验组中进行了结缔组织操作。研究人员在实验组中取得了统计学上的显著改善,而在对照组中则获得了恶化。

另一项研究也证明了手法技术对痛经患者的有效性,作者比较了神经肌肉技术与药物治疗的有效性。根据Molins-Cubero等人进行的一项研究,盆腔推拿对月经疼痛的女性腰痛是有效的。该研究包括 40 名女性,分为对照组和研究组。在这项研究中,他们使用了疼痛感觉的视觉量表,并使用测力计测试了引起不适和疼痛的最低压力值。此外,他们还检查了该疗法是否会影响儿茶酚胺(去甲肾上腺素,肾上腺素,多巴胺)和血清素的分泌。治疗后,对照组和研究组之间仅获得血清素浓度和疼痛感水平的统计学显著差异。作者未观察到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浓度的显著变化。

早在1992年,Kokjohn等人就进行了另一项评估手法技术(即脊柱推拿)有效性的研究。他们检查了患者所经历的疼痛程度和前列腺素代谢物的水平。观察到实验组的疼痛明显缓解

研究表明了手法治疗技术在女性月经疼痛中的重要意义。




图片

物理因子治疗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在痛经的情况下可以使用物理治疗。众所周知且被广泛研究的治疗形式是使用经皮神经电刺激技术——TENS设备。

最近的报告还告知了使用高能激光辐射和脉冲磁场进行治疗的可能性。作者比较了两种方法对减轻疼痛的影响,并评估了所研究的物理刺激对PGF浓度的影响2α前列腺素。在两组中,他们都获得了统计学上显著的疼痛和PGF减少2α,而在比较两组间治疗效果时,高能激光辐射治疗更有效




图片

体育活动

研究人员还试图确定各种形式的运动对减轻痛经症状的影响



一项由伸展运动、盆底肌肉运动、慢跑和短暂放松组成的综合计划被证明是有效的。反过来,其他人证明盆底肌肉、腹部肌肉、髋外展肌的等长运动可以减轻痛经症状

作者Motahari-Tabari等人研究了腹部和骨盆肌肉拉伸与使用非甾体抗炎药组药物甲芬那酸的比较。有趣的是,他们发现应用疗法之间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




瑜伽也可以用来缓解疼痛。研究报道,使用选定的瑜伽姿势可有效减轻不适。此外,Chien等人已经证明瑜伽可以降低同型半胱氨酸水平,这可能与痛经的发病机制有关。




最近的研究调查了剧烈运动对缓解痛经以及TNFα水平、前列腺素代谢物、黄体酮和部分白细胞介素的影响。研究人员检测到黄体酮增加,前列腺素代谢物和TNFα减少。他们收到的结果可能表明,增加黄体酮水平可能导致前列腺素生成减少,从而减轻疼痛。




图片

针灸疗法

另一种经常被描述的缓解痛经的有效方法是针灸。比较了针灸与激素的效果,最终两种疗法的效果非常相似。




图片

迄今为止,已经测试过的不同方法包括来自整骨疗法、运动调节、芳香疗法和热疗领域的特定技术。





结 论


更好地了解痛经的原因才可能会带来更为高效的治疗,从而增加世界各地女性的幸福感,并改善其生命质量,为女性健康保驾护航。

Barcikowska Z, Rajkowska-Labon E, Grzybowska ME, Hansdorfer-Korzon R, Zorena K. Inflammatory Markers in Dysmenorrhea and Therapeutic Options.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20 Feb 13;17(4):1191. doi: 10.3390/ijerph17041191. PMID: 32069859; PMCID: PMC7068519.





新闻推荐

news 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