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派康运动医学有限公司

广州市派康运动医学有限公司

EN
 

筋膜僵硬少弹性,身心失调得抑郁!

发布时间:2024-01-05 浏览量:1675

筋膜在生物力学、调节身体紧张度和慢性疼痛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本研究旨在调查抑郁症患者的筋膜组织特征,并检查筋膜组织状态是否会影响抑郁症?


01

在研究1中,比较了40名抑郁症住院患者,与40名未曾患抑郁症的匹配参与者的筋膜的硬度和弹性。

02

在研究2中,将69名抑郁症患者随机分配到单次自我筋膜释放干预(SMRI)组或安慰剂干预组。研究了其对记忆偏差和情绪的影响。

结果显示,抑郁症患者表现出筋膜组织硬度增加和弹性减少,而SMRI组患者相对于安慰剂组患者,显示出记忆偏差减少和情绪更为积极的效果。

初步研究结果表明,筋膜组织可能与抑郁症的身心失调有关。





 #1 

抑郁症研究

重度抑郁症(MDD)与抑郁症患者及其家庭的重大痛苦和损害有关。鉴于 MDD 的高患病率及其经常复发和慢性病程,开发影响 MDD 脆弱性和病程的因素的综合模型非常重要。

到目前为止,MDD的心理模型特别关注认知(例如,反刍,消极的认知风格)和人际关系因素(例如,冲突,社会支持减少)。除了有据可查的认知和人际关系因素外,其他研究还证明了身体过程与抑郁症的联系。

相关研究表明,运动会影响情绪过程,如走路不同模式与情感反应之间的联系;不同的坐姿、下垂姿势、运动操作与记忆偏差的联系等等。

值得关注的是,肌筋膜系统似乎也参与到抑郁症的影响因素中。筋膜系统构建了一个三维连续体,由含有胶原蛋白和致密的纤维结缔组织组成,渗透整个身体,使所有身体系统能够以一种整合的方式运作。筋膜组织含有可收缩的元素,使其能够在力量生成中发挥调节作用,并且还能进行机械感应微调。筋膜的刚度和弹性可以在从分钟到日和月的不同时间范围内调节。它受生化和生物力学过程的影响。筋膜细胞的收缩活动受细胞外基质的非纤维成分(也称为基质)中各种细胞因子表达的生物化学影响。

与抑郁症相关的自主神经系统的失调和免疫系统的功能障碍,包括TGF-β1水平升高,是抑郁症的特征。因此,我们预期,在这些自主神经和免疫系统功能障碍的情况下,抑郁症个体的筋膜组织的特征,如刚度增加和弹性减少应该会表现在抑郁症个体身上。

此外,从生物力学途径上看,抑郁患者通常表现出更大的头部前倾和胸部后凸及下垂姿势,这些姿势往往与躯干后侧被动结缔组织的机械负荷增强有关,这可能与颈部和上背部肌筋膜组织的僵硬和弹性降低息息相关。

此外,由于收紧后颈部和上背部被视为面对危险/压力的保护性生物反应,因此抑郁状态下的慢性压力可能又进一步导致僵硬增加和弹性降低。




 #2 

研究1

在研究1中,比较了40名抑郁症住院患者,与40名未曾患抑郁症的匹配参与者的筋膜的硬度和弹性。

正如预期的那样,抑郁症患者和从未患过抑郁症的对照组,在肌筋膜组织的特征上存在差异。

抑郁症表现出更高的肌筋膜组织僵硬度和弹性降低。由于筋膜组织参与了力生成的调节,也参与了机械感觉的微调,因此以僵硬和降低的弹性为代表的组织长期功能障碍可能会导致慢性加剧的身体紧张和运动系统柔韧性的降低。这可能是抑郁症步态特征之一,即手臂摆动减少,垂直上下动态降低,以及抑郁症患者呈现瘫软姿势的原因之一。

身体紧张度增加、步态模式和姿势可能反馈到心理系统中,使负面认知和情绪状态更容易出现。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仅在上背部和颈部测量了肌筋膜组织的特征。尚不清楚这些区域的功能障碍与其他身体区域的肌筋膜组织如何相互联系,以及背部和颈部僵硬和弹性降低如何影响姿势或更复杂的运动活动,如抑郁症患者的步态。

为了阐明肌筋膜组织参与抑郁的可能性,使消极和抑郁的认知和情绪过程更容易发生,我们进行了第二项研究,该研究涉及针对肌筋膜组织的干预。MDD患者被随机分配到该干预或安慰剂对照条件,并研究了干预对维持抑郁症所涉及的心理因素的影响。




 #3 

研究2

在研究2中,将69名抑郁症患者随机分配到单次自我筋膜释放干预(SMRI)组或安慰剂干预组。研究了其对记忆偏差和情绪的影响。

研究2的结果表明,针对肌筋膜组织的干预对抑郁个体的记忆偏差和情绪有影响。与安慰剂组的患者相比,干预组的患者回忆起更少的负面词汇,并具有更积极的情绪。研究2的结果变量之间大多呈低度或中度相关性,表明我们使用的不同测量方法(即记忆偏差、积极和消极情绪)涉及不同的情感维度。

僵硬度和弹性降低可能与危险和压力加剧的状态在生物学上有关。如果SMRI使僵硬减少,弹性增加,这可能是危险和压力降低的躯体感觉信号。这反过来可能导致更积极的情绪状态和更积极的记忆处理,从而导致交互认知子系统方法所假定的抑郁心身联锁配置的降级。

总体而言,针对肌筋膜组织的自我干预可以导致与MDD病因学相关的过程发生变化。即使是单次的短暂干预也会对记忆偏差产生影响。




 #4 

讨论与总结

我们的研究旨在调查肌筋膜组织是否对建立抑郁症患者自我维持的身心交互产生影响。

在研究1中,与非抑郁对照参与者相比,患MDD在颈部和上背部的肌筋膜组织弹性减小,硬度增加。此外,研究2的结果表明,通过浅肌筋膜组织干预可以影响维持MDD的重要病理心理过程。


因此,我们目前研究的结果表明,肌筋膜组织的特征可能是在身体过程中维系抑郁症的一部分,这些过程将身体和心理子系统“锁定”成自我维持的配置,从而维持抑郁症。僵硬和不灵活的肌筋膜组织似乎会减少积极情绪,增加负面记忆的可及性,进而增加压力,引起肌筋膜组织的僵硬和降低弹性。

此外,研究结果与对抑郁症的现象学方法相一致。现象学方法强调,抑郁症患者经常报告一种身体僵硬感。这种僵硬体现在身体感受上,比如感觉胸部被一圈轮胎包裹,头部有压力感,或者整体上感觉身体很紧绷。在抑郁症中,身体不再表达自我,而是成为阻碍与外部环境互动的障碍物,是抑郁现象的核心特征。

可以推测,肌筋膜组织的僵硬和弹性降低可能是抑郁症感受的核心特征——僵硬感的生理相关性




筋膜组织可能是抑郁症的身心功能失调动态的一部分。本研究开辟了新的领域,但还需要使用更复杂的方法进行复制研究。特别是需要复制研究1,以测试增加的刚度和降低的弹性,是否特定于颈部和肩部区域,或者还可以在其他区域找到?

希望本研究有助于深化我们对抑郁症的理论理解,并激发创新的治疗方法。


Michalak, J., Aranmolate, L., Bonn, A., Grandin, K., Schleip, R., Schmiedtke, J., Quassowsky, S., & Teismann, T. (2022). Myofascial Tissue and Depression. Cognitive therapy and research, 46(3), 560–572. https://doi.org/10.1007/s10608-021-10282-w



新闻推荐

news 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