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派康运动医学有限公司

广州市派康运动医学有限公司

EN
 

FM治疗第一步:动口不动手?

发布时间:2023-07-13 浏览量:1493



前言







FM是一种基于特定指导原则下探索个性化的诊断和治疗方法,其治疗一开始就要关注患者本身,初诊就要提取患者的病史,应用专门的评估表填写问诊结果。通过病史,治疗师会形成假设,这个假设将引导接下来的所有治疗。

病史问诊作为FM手法重要的第一步,听起来似乎并不困难,但你是否能完成系统的、流畅的初诊咨询,对接下来的运动检查、触诊检查以及治疗具有重要意义,而且也会影响患者对你的信任与配合。








————————————————

病史:问诊

治疗师需要在问诊中引导患者指出主要症状和其他病痛,以建立一条反映过去的损伤或者手术的时间轴。有时可选取一些关键词要素来节省时间。运用FM评估表能帮助治疗师遵循治疗评估流程和指导治疗师收集直接数据。

(病史采集)

询问疼痛的位置(SiPa)

有时患者会脱口说出整个病史,所以对治疗师来说非常有必要控制谈话内容,建立一条可能涉及主要疼痛(SiPa)的时间轴,找到疼痛的精确位置,了解它是怎样发生和何时发生的,以及对患者的影响程度。

(病史与疼痛位置)




 所有的信息都能收集到评估表上,主要问题记录为SiPa(主要疼痛部位)。例如LU-RE表示在腰节段背后位置、哪一侧可以记录为左、右或双侧。

(FM评估表)

关于病史的问题非常重要是否在事故后、外伤后?重复运动或压力是否会导致问题加重?或者是否逐步加重?问题是偶发还是持续存在?是否影响日常生活,频率是每周一次或每月三次,或持续的?

接下来“疼痛情况”记录的是使症状加重的情况,例如久坐、驾驶或站立。VAS评分表常用来测量患者在0-10分中主观感受疼痛的程度。

治疗师可能还需要额外的页面记录其他信息,包括影像学报告和实验室检查

(评估案例信息)

伴随性疼痛(ConcPa)& 疼痛史(PrevPa)

伴随性疼痛(ConcPa)是指出现在其他疾病或临床情况下的疼痛,它是主要疾病或症状的附带表现

询问患者是否还有其他部位的疼痛?例如胸部。伴随性疼痛的准确定位同样需要描述以下信息:

节段、位置侧、有无创伤、反复性/持续性、疼痛情况、VAS 疼痛评分和额外备注。




疼痛史(PrevPa)可能帮助我们找到问题根源。疼痛史反映患者曾遭受过严重损伤,目前已经不受其影响,但是它的恢复过程比一般的损伤时间更久。如有并发症或者恢复期过久的需要特别记录;这些可能是目前问题的源头。

何时第一次出现了严重且持续了一段时间的疼痛?持续了多长时间?在遗忘方面,患者可都是“大师”!他们常常忘记这些情况。因此,问诊时,治疗师应该直接有导向性地询问,帮助患者回忆

例如,有没有住过院?是否因为生病请过一段时间假?是否记得小时候受过什么严重的伤?所有这些导向性的问题可能帮助患者回忆起以前发生的事情。通常在第二次会面时他们会说:

“哦!现在我想起来了,我 5 岁的时候有次扭伤了脚踝,很严重。我上次治疗后,下背痛缓解了,我才想起来的。”

人们在疼痛的时候可能很难想起过去,疼痛使人的头脑模糊不清,当疼痛缓解后,通常他们能够更好地关注病史。

(评估案例信息)

骨折、错位、损伤和手术都需要记录在评估表中。此外,病史检查、影像学结果和血液检查等在评估时均有意义。疾病和用药、禁忌证和注意事项应该都被记录。尽管患者可能同时存在其他疾病,但治疗师通过治疗通常能够减轻患者的疼痛或者改善患者的活动。FM 治疗有可能帮助患者减少药物用量,因为通过改善患者体内环境可以使身体处于内稳态,促进自愈。

(评估案例信息)




引导性问诊在帮助 FM 治疗师决定疼痛的根源方面非常有价值!当然,若患者在一个区域初次发生外伤并且没有严重的疼痛史时,则仅做局部处理即可。然而,大部分疼痛是没有明确原因的、尽管患者通常将其归咎于最近所做的事。

引导性的收集病史是采集需要信息的一种策略,以此来决定哪个节段需要进行运动和触诊检查。

有些患者对自己的疼痛有预设观点,可能在问诊时出现抗拒,因此在最开始时我们必须建立与他们的信任关系,并创造一个轻松的氛围,使患者能够倾诉。相反,也有些患者非常健谈,对于这些患者,FM 的问诊策略非常有效地帮助我们加速了进程。








————————————————

临床案例:病史采集

案例1

一位 30 岁的办公室职员,她双侧下背痛持续 3 年(反反复复),但最近的 4 个月疼痛加剧且没有明显的诱因。左侧疼痛相对较严重,和她下背痛相关的是左外侧骨盆和大腿区域的不适感。

上高中时,她的肩脾骨之间有时有紧张感;4 年前一次骑马令她的左膝受伤(当时没造成明显影响)。医生给她下背部做了个影像学检查,结果是阴性的。

(评估案例信息)


案例 2

一位 45 岁的全职妈妈,生育了4个小孩。自3年前,她出现过几次严重的双侧下背痛。这种疼痛一开始出现在从地上捡起玩具时,她感觉到中下背部疼痛;几天后,她感到整个左下肢后部有牵涉痛。

医生为她安排了磁共振检查,显示 L3/L4 椎间盘突出。她的主诉是持续的下背痛。她感觉左侧腘绳肌区域在白天日常活动时出现了痉挛,而夜间小腿肌肉出现疼痛。在胸椎区域有偶发性疼痛。她的右膝 4 年前受过外伤但最近没有不适症状。

(评估案例信息)








————————————————

小 结

这些案例共同的主诉都是下背痛。但是没有哪个疼痛跟年龄、性别、工作或运动紧密相关。相关的疼痛活动并不能决定疼痛的起因。

病史包括创伤、损伤、扭伤、过度使用、错误使用等,只有针对性的问诊才能让我们找到疼痛的根源,主诉疼痛在背部不同区域并没有特别意义,仅治疗疼痛部位几乎不能解决问题。

要注意,在这些案例中,一些主诉也包括僵硬或者症状涉及多个节段,其他区域问题可能是由于筋膜疼痛而形成的代偿。而这些最终也会形成问题导致筋膜链失常,引起疼痛、运动受限、力量和协调性的改变。

“我背痛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看情况而定”。它取决于个体情况:疼痛史或其他曾出现的问题;它取决于身体对以前压力的反应和患者代偿的能力。我们能够减缓这种问题吗?答案是肯定的。当面对这个问题时,我们不能立即给患者一个答案,但是我们的工作是通过问诊足够了解病史,并通过运动和触诊检查精确定位筋膜功能障碍的位置。

首先,我们通过病史和运动检查确定症状节段和位置,然后通过触诊确定致密化最严重的 CC和 CF 点。通过治疗结合功能测试确保我们选择了正确的筋膜平面。(下一章节:运动检查与触诊)



文章来源:《筋膜手法实用指南》,对原文有删减。









新闻推荐

news room